网站首页| 资中县|经开区|网络电视|新闻中心|内江新闻|国内国际|房产|旅游|教育|美食|汽车|医卫|体育|娱乐|团购|囧图|

电影节目组被疑造星行骗:收费上万 拍摄草草了事

【发表时间:2020/1/14 9:21:51来源:】
“节目组”面试、培训的场地设施都是租来的,非常简陋。 /晨报记者 张佳琪
“节目组”面试、培训的场地设施都是租来的,非常简陋。 /晨报记者 张佳琪

  晨报记者 叶松丽 实习生 何昉威

  听说是在招收小演员,还是某知名电影集团,家长们心动了;即便上12次培训课,收费从一万多元到三万多元不等,家长们还是买单了。

  然而,在上了4次课、一次草草了事的拍摄后,就没了下文。家长们质疑《中国熊孩子》节目组以“造星”的名义行骗:高价“造星”的背后,可能是一个个陷阱。

  记者先后拨打了该节目组的负责人、拍摄负责人以及教务的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晨报记者调查发现,节目组出示合同上所列公司是一家咨询类的公司,根本没有教育培训和影视文化娱乐服务许可。

  面试点是租来的场地

  所有的烦恼还得从去年9月那个电话说起。

  市民程女士说:“对方说他们是‘国学二十四孝’节目组,是某某电影集团的一个项目,正在招收小演员。问我有没有兴趣带孩子去面试?”对方不仅知道她的电话号码,还知道她儿子的小名叫月月。

  尽管感觉有些蹊跷,但想到免费让孩子多一份体验也不是坏事,而且面试的地点在该电影制片厂内,离家非常近,程女士没加思索就答应了。

  面试当天,程女士带着儿子来到该电影制片厂二号楼的一楼大厅,大厅内摆了张桌子和几把椅子。面试的节目组名称从“国学二十四孝”变成了“中国熊孩子”。

  面试时,月月一个人进了隔壁房间,程女士在外面的电视屏幕上看实况转播。面试官让月月自我介绍、唱歌,接着简单地问了一下月月有什么兴趣爱好。

  “通知面试时,对方说面试要穿浅色服装,因为背景为深色,拍摄效果比较好。可是我看到面试间里只有一个深色的X形展架,孩子站在白墙前面试,场景布置非常简陋。”程女士说,她是后来才知道,面试的地方是该电影制片厂专门对外出租的场地。

  这家电影制片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无论是“二十四孝”还是“熊孩子”节目组,跟该厂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2016年9月30日,程女士接到短信通知,让月月10月1日去复试,地点在南宁路某影视文化传媒公司的摄影棚,靠近上海南站。

  复试当天,接待大厅里有很多家长和孩子,大屏幕上放着节目,内容为一群孩子分队在沙滩上完成各种任务。“我觉得节目内容还不错,就对节目组的信任进一步加深了。”

  接待程女士母子的,是一个叫孙岩的中年女人。“她让月月唱歌,月月没有配合,她就说月月长得很可爱,比较上镜,表演方面不着急,可以通过他们的培训提升。”程女士说,孙岩随即向她介绍了节目组提供的三档课程:三号角色,也就是群众演员的培训费为12980元,二号角色为22980元,一号角色则为32980元,每一种角色给的镜头和台词也不一样。培训完成后,如果适合上镜便可以录节目,无法上镜则全额退款。节目会在XX教育频道和XX艺网站上播出。

  节目组的广告册上,还罗列了中国教育频道、宁夏卫视等卫星频道,而沪上几位知名综艺主持人也是他们的嘉宾人选。程女士思索再三,同意签二号角色,并缴纳了22980元,与孙岩签订了合同。

  只是到后来出事了,程女士才知道,孙岩是一个假名字。

  培训课程混乱又简陋

  记者看到,在程女士与《中国熊孩子》签订的节目拍摄合同中,有关于培训课程的约定。按照合同,孩子参加“小演员集训班”,会根据学习进度安排进入特训班,按节目剧本进行培训。特训时间为三个月,内容包括“声”、“台”、“行”、“表”。

  于是,从10月下旬起,程女士开始将月月送去上培训课。培训时间也不固定,没有课程表,总是听通知才去培训。儿子上课时程女士就在外面等待,期间也认识了不少其他家长。程女士发现每位家长了解到的信息都不一样,有些家长说节目组会颁发由“中国艺术家联合会”提供的证书,节目组的人强调说对孩子升小学有用的,而程女士却对此完全不知情。

  记者查阅了“中国艺术家联合会”的相关信息,发现该组织已于去年7月被民政部列入“山寨组织”名单。

  按照合同,培训课程是为了让孩子们发挥自己的语言天赋和个性,课程以做游戏、老师提问和孩子们发言这样的模式,进行拍摄辅导。课前,老师说会留15分钟的时间,请家长进去参观,但最后却不了了之。

  程女士印象中,唯一一次家长被允许进课堂参观五分钟时,孩子们正在背《弟子规》中的两个句子。程女士向老师询问儿子的状况,老师便安抚她说,月月比较“慢热”,但辅导辅导就不会有问题,回家也不需要做额外功课。

  同样将四岁的儿子送去剧组培训的林女士告诉记者,培训课非常混乱:“十几个孩子围坐在一间教室里,一个老师提问,挑一个孩子回答,其他孩子就坐在下面无所事事,看起来毫无参与感。”

  林女士说培训的教室更是简陋不堪,门上还写着“化妆间”。里面的椅子是折叠椅,甚至在椅子不够的情况下,会让两个孩子坐在一张椅子上。

  四堂课后就“录节目”

  签订合同时,程女士被告知录制节目前,孩子要上12堂课。然而剧组却在11月16日,通过短信告知程女士11月20日就要进行录制,而当时月月仅上了四堂课。

  程女士等家长说,录制场地选在七宝徐龙路某公司办公楼下的一个接待区。录制的现场不让家长进去,不过在家长们的要求下,节目组还是让家长进去观摩了一段时间。家长们看到现场非常混乱,摆放的道具有些根本没有拆封,程女士觉得这与节目组之前宣传时说的“很有经验”不符。

  说起录制过程,程女士愤愤不平,觉得儿子当时就像个道具,被工作人员摆来摆去。整个录制过程,只说了一两句话,与之前节目组的承诺相去甚远。

  剪辑好的节目,被节目组上传到XX艺网站。程女士给记者看了时长21分钟的节目视频,标题为《熊孩子也来做慈善啦!!!》,节目形式为主持人向孩子们提问,中间穿插了小品和采访等环节。

  视频中可以看到,剧组全称为“中国花漾熊孩子”,旗下还有一档视频节目叫做“城市超市”,前半段由一位名叫煊煊的主持人带着几个孩子,在七宝的一家城市超市购物,后半段则是以课堂讨论的形式交流购物心得。

  带着5岁的儿子去录“城市超市”节目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是清早将儿子送去这家超市的。节目组将孩子分成六个一组,轮流拍摄,现场异常混乱。两个工作人员带着六个孩子在超市购物时,李先生甚至看到几个年幼的孩子,在无人看护的情况下,自己乘超市的自动扶梯上楼。

  林女士告诉记者,儿子目前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自己能瞒就瞒。当初她也是看中了该电影制片厂的名头。录节目前,儿子还兴冲冲的告诉爷爷奶奶,说自己要上电视了,让爷爷奶奶别忘了看。如果有天他发现都是假的,不知道会多伤心!

  节目组负责人的微信朋友圈曾发信息说,他们的节目会在上海地铁里播放节目视频。今年1月20日下午5点50分,“城市超市”的节目在某频道放映,竟然是插在广告环节之中,节目右上角还有“投播热线”字样。

  除了所谓的电视节目,节目组还召集过孩子们拍微电影,冯女士的儿子就被安排拍了《熊孩子微电影》,冯女士向记者出示了剧本,剧本非常简单,有些段落前言不搭后语。

  培训老师自曝遭欠薪

  那次录制拍摄之后,节目组告诉程女士,会再联系她安排之后的培训课程。两周后,节目组来了电话,但程女士表示培训时间跟孩子别的兴趣班冲突了,节目组说再联系她换时间,但从此再无音信。

  1月8日,一位自称被节目组拖欠工资的王老师将程女士拉入“熊孩子退费群”,程女士这才知道到,自己和孩子可能都被骗了。

  1月14日,程女士等几位家长前往摄影棚去找节目组,对该节目组的资质提出质疑,要求节目组出示合同上所列公司的营业执照。家长们足足等了三个小时,才等来了一份上海普兢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。

  记者了解到,这家注册在闵行鹤庆路398号的公司,是一家咨询类的公司,根本没有教育培训和影视文化娱乐服务许可。

  记者联系到被欠薪的王老师。王老师向记者提供了“熊孩子节目组”负责人、拍摄负责人以及教务的联系电话,记者依次拨打了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


更多精彩:
库藏丰富的日本AV影片 http://66kan.xyz/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